•  

    三亞的三種顏色是海的顏色、天的顏色和沙的顏色。

     

     

     

     

     

     

     

     

     

     

    “海南人家”隱藏在通往亞龍灣的一條林蔭大道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也攔不到車。飯店老闆就開著自家的貨運卡車把我們送回Ritz Carlton。這是我第一次坐小破卡車去酒店。我想,五星級酒店也很少有客人坐卡車來吧。坐卡車去豪華酒店的這個過程讓我覺得有點小小的刺激,因為有反差。

     

    但凡反差很大事物,不是很好就是很壞。

     

    在三亞,反差很多。

     

    三亞有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亞龍灣的海灘絕不亞於我在法國尼斯、戛納、印尼巴厘島甚至古巴Varadero看到的海灘。但車開出亞龍灣,三亞市真的是一個很無趣的城市。大興土木,樓盤、酒店一併而起。你看不到這個城市的過去,也無法預見它的未來。如果高樓是經濟發展的象徵,那麼ok,無話可說。只是,這麼一條路真的走對了麼?真的只有這麼一條路可以走麼?

     

    三亞的海鮮,我除了吮手指無法言表。當一盤盤螺蝦蟹魚端上桌時,我瞬間化身為狼,兩眼發綠,別和我說話,嘴沒閑著,沒空搭理你呢。只是,在這之前,你要時刻提防有人低估你的智商,算計你荷包,要鬥志鬥勇訪奸商,實在令人無奈。

     

    那天,在酒店海灘看到一個潛水教練在磨一塊白色的石頭,乳白通透,造型漂亮。我很感興趣,他說,這是螺的化石。嵌在海裡的石頭裡,只露出一個白點,最初是一批潛水夫慧眼識珠找到它。

    後來三亞漁民也開始大量開鑿拿到市場上去賣。我隨口搭了一句:“這樣不是把海裡的寶貝都挖光了?”他笑笑說:“海南大著呢,有的是。”我很難再搭話。因為在海南潛水,已經很少看到魚,只是些雕塑般的珊瑚。所有的五光十色,浪漫故事都已經隨浪消逝。

     

    這是我期待已久的三亞之旅。這次旅行,正如M所說,有明部、有暗部還有高光。我從另一個角度來評判,我也贊同這個說法。

     

    至少這裡有海、有沙灘有藍天。所以去三亞度假很簡單,無需做太多功課,在亞龍灣訂一個豪華酒店,70%已經完成,另三成就是海鮮了。

     

    三亞是個度假勝地,但是這裡不適合旅行。

      

     

     

  •  

    終於“長假”,一堆買了但反而沒有心情看的書實在讓我覺得很罪過。所以在家安心看書。又體會到當初買書時的心情,“我果然很有眼光啊!”這類的感歎此起彼伏。

    不期然就變成了妹尾河童的粉絲。

    這個歐吉桑實在有趣,一把年紀了,腦子裡裝滿了奇奇怪怪的想法。

    比如說,在拍攝電視廣告的攝影棚裡,工作間隙因為“想吃吃看”就一口氣試吃了23種速食麵;用義大利的家庭制面機(這個應該是用作製作Spaghetti的吧)嘗試做蕎麥面;每次旅遊投宿飯店時都務必畫張由上往下俯瞰房間的素描;同樣款式的鞋子有7雙之多,為了避免重複穿同一雙,在鞋底大大地標上數字;參觀熊本城的時候,一聽導遊說城的石牆設計特殊是為了防止忍者爬上潛入城裡,歐吉桑迫不及待地就爬到牆上去了;還有他那些個稀奇古怪的收藏癖……一邊看的時候就聽見自己喃喃自語:

    “咦,這個老頭啊……”

    “哎,這個老頭啊……”

    “啊,這個老頭啊……!!”

    (看書時,話太多、表情太豐富,讓人看到是很尷尬的事情啊!!哎~

     不過他的那些因為他不思意的大腦而變得奇妙的旅行也常常勾起我的回憶呢。

    看到他說“臭掉的乳酪最好吃”,就想到了格魯耶爾。因為格魯耶爾的乳酪太出名。想說格魯耶爾最出名的乳酪,雖然我沒有吃到過,但還是會很滿足的說我有去過那個地方哦。

    Photobucket

     

    格魯耶爾在弗萊堡,應該算是在瑞士首都伯恩和奧林匹克之都洛桑的中間。

    除了那個因為沒有吃到而讓我耿耿於懷念念不忘的格魯耶爾乳酪,另一個讓我想到格魯耶爾就在我腦子裡亂飛的就是——仙鶴。在小鎮裡,仙鶴隨處可見,最多的就是那些金屬店招。我問過當地人,仙鶴是格魯耶爾當地的紋章圖案,而格魯耶爾(Gruyere)的名稱也來源於法文“仙鶴”(grue)一詞。

    除了那個13世紀的格魯耶爾城堡,印象最深的就是“商店街”了。這是歐洲很傳統的旅遊發達小鎮的象徵。

    格魯耶爾太小,其實那天,把“商店街”來來回回逛了幾遍後,我就在那個紅白條紋頂棚的店裡,點了冰激淩和咖啡,整整坐了一下午。旅行的途中,我經常都會像這樣,想說在這種地方就應該懶到徹底,舉一下相機都覺得目的性太強。

    這種好像時光停留的中世紀商店街小鎮在其他國家會讓人忍不住感歎,但是在瑞士就會覺得理所當然,不值得驚奇了。

    但是還是想說,如果有可能,格魯耶爾的乳酪有一天還是要買來吃吃看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  

     

    偶像劇中,關於戀愛中的甜蜜、思念、告白、重逢……摩天輪和鐵塔好像是出鏡率非常高的背景,另一個不可或缺的元素就是“キラキラ”(亮閃閃)。

     

     

    想像一下,一個遠景——

    亮閃閃的摩天輪或者鐵塔,在夜空的彼方畫出點點繁星。

     

     

    鏡頭下拉——

    一對戀人終於在無數星星的印證下相擁,無論伴隨的是微笑還是眼淚,那都是讓所有人都滿意和欣慰的ending

     

     

    鏡頭拉遠,上移——

    還是那亮閃閃的摩天輪或者鐵塔,一閃一閃。

     

     

    鏡頭繼續上移——

    終於,所有的愛融化在遙遠而深邃的夜空……

     

     

    站在神戶港,mosaic的摩天輪,神戶港鐵塔,還有キラキラ的夜空,總感覺一個愛情故事即將上演。

     

     

     

     

     

     

     

     

  •  

    剛忙完一陣,休假去香港。

    照例逛書店。原也沒有目的,閒逛而已,但是不想看到一些日韓的攝影書,非常不錯,收入囊中。

    一些人像寫真和靜物攝影都很棒,不同的攝影者都有不同的風格。

    想到一個朋友對我說的:沒有風格就是你的風格。

    ok,再說關於器材的話題。

    通過這次旅行,我總結出幾點個人體會:

    第一、拍片,還是單反最過癮。雖然途中常會對它的重量和體積感到不滿,但是真的握在手裡,眯著眼從取景器里看的那一刹那,所有的所謂的麻煩都會被那種“一定要把心裡的畫面呈現出來”的想法所取代。每次按下快門,“咔嚓、咔嚓”的聲音有一種讓人感動的魔力。

     

    第二、KODAK DX7440真是一部利器!這是我的第一部數碼相機,《夢の旅人日誌》里前期相當一部份相片都是7440的作品。我已經很久沒有用了,久到看到拍出來的相片把自己都震撼了一把。畫面的銳度和色澤絕對沒話說。雖說外形和像素相對而言都已經out,可這對拍出好片而言都不是重點,現在市面上相當一部份主流消費型數碼卡片機(我試過不少)應該還都不是7440的對手。

     

    第三、Lumix LX3,隨身攜帶廣角街拍就是它了!只是,LX3的LCD實在高質量,以至於每回導片到電腦里都要小小失望一下。不過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

     

     

    但是,我始終堅持機器是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

     

     

    心裡的那個畫面還是要用心呈現!

     

     

     

     

     

     

     

     

     

     

     

     

     

     

     

     

     

  •  

    Photobucket

     

    因特拉肯傳奇般地躺在少女峰的腳下,又置身於布利恩茨湖和圖恩湖的中間,這就是中國人常說的依山傍水吧。在那個小鎮最熱鬧的荷黑維格街上,作為背景的便是少女峰。

    我曾經置身於那個場景中,在當地雜誌、觀光宣傳單或者明星片上經常能看到——白皚皚的雪山、紅色古老的齒軌火車、鮮花綠茵,還有藍天。

     

    Photobucket

     

    正是那條齒軌火車小心翼翼地,映著迷人的自然背景,把我拉上海拔3454公尺的少女峰站,那是歐洲最高的火車站,被稱作歐洲之巔的地方。

    第一次踏上雪山,沒有想像中的寒冷,但好像與天空距離縮短了。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經常翻翻電腦裏存檔的旅行照片,對著螢幕,不斷按page down,會莫名的感歎——原來,我真的都有去過這些地方。

    一些人,雖然已經不再見面。分別時,也沒有說一聲:再見!

    但他們曾經都為我鋪設了通往每一個目的地的路。

    每到一個地方,我恐懼過,興奮過,抗拒過,也期待過,但不管怎樣的心情,我最終都在那裏留下了腳印,是這些人,讓我邁出了最初的那一步。

    對他們,我心存感激。

    是他們推動我人生的齒軌火車,向前,向上。

     

     

  •  

     

    在為去看西庸古堡的前一晚抵達蒙特勒,天已經暗下來。在一個傍晚抵達一個新的地方總感覺有些可惜,畢竟停留時間不長,怕有限的時間裏看不夠。

    在日內瓦湖畔住下,站在陽臺上,眼前的日內瓦湖霧氣迷離,寧靜異常。這麼安靜的一個小鎮,盧梭、拜倫、雪萊都曾駐足。

    只可惜那是一個深秋,未能酣暢淋漓地體驗蒙特勒的激情仲夏夜。每個夏季,蒙特勒爵士音樂節都將在這裏傾情上演。

    晚上想一個人在湖邊走走,隨手帶著相機。遊人很少,似乎這樣的小鎮都沉睡的很早。最後,想不到一路的相片都流光溢彩,暗藏激情。

     

     

     

     

     

     

     

  •  

    怎麽這麽久沒有更新日誌?

    除了惺惺作態地說一句——“我工作很忙!!”之外,我去了巴厘島。

     

    為了能做到徹底輕裝上陣,臨走前一晚一沖動買了一部松下Lx3,關於機器的調試和使用方法還是在飛機上研究的。

     

    言歸正傳,一直都沒有機會去東南亞的海島,這回總算如願以償。

    我一直有一個構想的藍圖——在消費水準相對不高的海邊城市經營一個小型簡易的家庭旅館,只要賺夠生活的錢。形形色色的人來來去去,都是喜歡旅行的簡單主義者。空了可以去海裏潛水看珊瑚撿海星。沒有人在乎皮膚是白了還是黑了,所以我可以恣意在陽光下沖浪。(目前,潛水和沖浪是我非常想嘗試的兩項運動!!)用相機寫每天的日記。

    挺簡單的,但太理想主義了吧?!

    但是,這幾年在旅途上不斷看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城市、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對與人生的目的始終沒有停止思考。可是很難說我已經悟出點什麽來,但至少學會了坦然地接受和認同,我也不知道這是好是壞,但至少心裏不難受不惡心吧。

    現在,不管出行的目的是什麽,總是挺享受的,沿途美景一片,何樂不為呢?

     

    回頭再說巴厘島,這真是一個讓人一出機場就忍不住要張大嘴巴“wow~”的地方。宗教色彩濃重的建築、無時無刻不浸透巴厘島人生活的宗教行為讓我想到伊斯坦布爾,這也是地方的個性。

    去阿勇河漂流那天,剛上皮艇天降暴雨,雨點大到睜不開眼睛,但都是年輕人,很快前後四艘皮艇亂戰成一片,到後來教練也high了起來,扔了漿直接用安全帽潑水,哪知兩小時漂流剛靠岸天就放晴,馬上露出烈日當空的本色,實在讓人無奈,但是這種經歷難得也值得、有幸可以嘗試到。

    在巴厘島,如果可能最好嘗試一下當地的spa,我選擇了可以幫助改善消化系統的葡萄柚精油spa,真是徹底推翻我在國內痛苦的盲人按摩經歷。過程的舒適很難用語言來形容,只是我做完spa出來後,朋友說,一看就是一副剛睡醒的模樣。我突然就知道那是一種什麽狀態了,整個過程人就介於一種欲睡不睡的境界,對,那就叫做“飄飄欲仙”啊!!

    巴厘島的工藝品非常對我的胃口,木雕、木質玩偶、沙龍等等。市場裏的小販幾乎都能說中文,“看看,看看,十塊,十塊!”我想,這就和老外去襄陽路一個感覺吧。只是我當時忽略了一個現象,那就是一旦市場裏的小販能說外語了,這就意味著價格也和世界接軌了。雖然我以對折的價格拿下,但拐個彎到了一家有標價的商店,那價格起碼再低一成。回來上網後才知道,在巴厘島殺價,一折起殺!好在巴厘島物價很低,不心疼,喜歡就好。

    所謂的巴厘島介紹攻略網上比比皆是,不多贅言,旅途非常愉快,照片比我的語言更有說服力!

     

     

     Photobucket

     

     

     

     

     

     

     

     

     

     

     

     

     

     

     

     

     

     

     

     

     

     

     

  •  

    經常會有人問我,去過這麽些地方,印象最深的是哪裏。之前我總會說是古巴,因為太過特別。

    現在有人問我這樣的問題,或者說還想再去一次的地方,我會傾向說瑞士。應該說,這個答案代表著向往的是一種生活環境和狀態。

    通俗地解釋一下,我稱之為“瑞士狀態”——無限的風光、愜意的生活、堅實的經濟、中立的姿態。

    人能做足這些其實不易,但真都做到了,我倒是覺得算得上完美。這就是我的努力方向。

     

    那日早上剛到辦公室打開msn,BP就震我,說3月份要回國了,記得請他吃好吃的。我才想起,我從瑞士回來有4個月了,日子過的真快,在瑞士的點滴還記憶猶新。

    BP 是我在瑞士的向導。我們一起一路走足八天。現在想來,那八天我們之間交流其實不多,雖然也不著邊際地聊,但都彬彬有禮。反倒是我回國後,我們在msn上遇到還開點小玩笑。

    只是記得很清楚,第一次見到他是在蘇黎世機場。

    蘇黎世——我到瑞士的第一站。

     

    在瑞士的美妙體驗和絕妙印象可能一開始就已經註定,那麽,我必須感謝蘇黎世。

    這個城市看似休閑和自然的東西都是精心打造的。譬如說隨處可見的花園,花朵總是鮮艷欲滴,即使我去的那個季節應該算是冬天。

    所以,我相信,生活和城市一樣,美好的東西都需要去花心思經營,並非可以與生俱來,唾手可得。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  

     

     

     

    在瑞士蒙特勒的西庸古堡,我看見了“拜倫”的名字,覺得久違。

    但那個石刻的“Byron”確實讓我有一點激動。那種激動當然不至於雀躍,如果硬要表述一下的話,應該是:感覺到心臟的跳動,並且跳的比較重。

    後來我分析了一下我當下的心境,也是有因可尋的。

     

    好像在學生時代,我更具備一個文藝小青年的特質。因為,拜倫曾今是我學生時代的偶像。(當然那個時候我也已經開始迷木村拓哉和福山雅治了。)

    這麽說吧,每個人都有過一個夢幻的時代吧。表現通常為狂想加幻想,簡單說就是——白日做夢,其中不乏南柯一夢、黃粱一夢、遊園驚夢的。總而言之,那就是一個造夢的時代。

    那個時候的我癡迷歐洲詩人,諸如拜倫、海涅、雪萊等等。數學功課做不出,躺在床上念念拜倫的詩,讀出聲,會覺得平靜很多。念到諸如“我雖然年少,也能感覺出,這世界絕不是為我而設;幽冥的暗影為何要冪覆,世人向塵寰告別的時刻?我也曾瞥見光輝的夢境——極樂之鄉的神奇幻覺;真相呵!為何你可憎的光明喚醒我面臨這麽個世界?”會有共鳴。

     

    瑞士回來以後,我特地把《拜倫詩選》翻出來,壓箱底的書找出來真的費了一番功夫。扉頁上竟然有連續三年的題字。這在我的藏書中實為罕見。

     

    02年寫了:傳記難覓,遺憾與不甘。

    那個時候一直找不到拜倫的相關傳記,卻又求知若渴,後來在學校圖書館找到一本(記不得高中還是大學),公共財物不能占為己有,便開始轟轟烈烈的手抄。那厚厚一摞紙到現在都在。

    03年寫了:這是我看過的最為欣賞的譯本。

    可見,那個時候看過不少不同版本的拜倫詩集,夠執著!這個版本譯者是楊德豫和查良錚(穆旦),最近借機又拜讀了一下,力薦!

    04年寫了:在詩裏幻成一座城堡。

    瞧瞧,文藝女青年的雛形在了。

     

    後來還翻找到《海涅詩選》,扉頁上的題字更早,01年,年輕的我還親自揮筆作詩一首向詩人致敬,這裏我就不贅述了。不過由此可見,文藝女青年的雛形早已築造。

     

    新一代的文藝女青年終究沒有崛起。

    時隔多年,暮然回首,笑看當年,雖然可以隨便調侃一下,但也不能說那個時候有多麽幼稚和莫名,至少那個青春叛逆期的自己還有一點“拜倫式英雄”的影子——孤傲、狂熱、浪漫,卻充滿了反抗精神。那個時候懂得為自己營造一個精神世界,現在,即使夜讀也為了催眠吧。

     

    所以那天,看到拜倫的名字,有點激動。看到一個久違的名字,也看到久違的自己。黑與白越來越難以分明的時代,造夢的能力漸漸消失殆盡。但倘若那個久違的自己知道將來有一天可能沿著拜倫的足跡歷遊歐洲,可能要更加激動了吧。

     

    所以,夢の旅人說,“造夢”不如“圓夢”。

     

    ——————————————————————————————————————

     

    照片實在照的太模式化,就和旅遊宣傳手冊似的,對不住大家了,權當普及知識吧。

    西庸古堡官網click here

     

     

     

     

     

    西庸古堡是幾個世紀來不斷建造和整修的石頭的城堡。

    臨水而建。考古學家證實,西庸古堡一直可以追溯到青銅時代。

    曾今,是堡壘、是武器庫、是監獄。今天,是安靜的古跡。

     

     

     

     

     

     

     

     

     

     

     

     

     

     

     

    城堡內部的徽章和旗幟。

     

     

     

    城堡內部的玻璃。

     

     

     

    天花板的裝飾。

     

     

     

    內部的壁畫。

     

     

     

    雕花的大門。

      

     

     

    從城堡望出去,景致非凡。

     

     

     

     

     

  •  

    日内瓦叶子2

     

    表和人一樣,看“心”。

    如果在它的“心”上有一個“日內瓦印記”,那麽,這就是珍寶,請珍惜。

     

    日內瓦印記——鏤刻在機芯的夾板上,不印在表盤上。

    日內瓦印記——是十二條頂級鐘表制造工藝最苛責的法則。

    日內瓦印記——是鐘表象征極盡完美的血統證明。

    日內瓦印記——是人類對手工藝技術的永恒追求。

    日內瓦印記——是人類對精準的極致追崇。

    日內瓦印記——是人類對時間的至高崇拜。

    日內瓦印記——是一種堅持,一種信仰。

     

    人和表一樣,自有一套法則衡量。

    如果已經為他刻上符合法則的印記,那麽,這也是珍寶,請珍惜。

     

     

    日内瓦老街6

     

    日内瓦老街7

     

    日内瓦老街3

     

    日内瓦大学校园的椅子

     

    日内瓦大学校园

     

    日内瓦大学校园1

     

    日内瓦大学校园2

     

    日内瓦大学校园里下棋的学生

     

    日内瓦大学校园的国际象棋

     

    日内瓦老街1

     

    日内瓦老街2

     

    日内瓦老街4

     

    日内瓦老街教堂

     

    日内瓦老街5

     

    日内瓦老街卢梭故居

     

    日内瓦房子1

     

    日内瓦叶子1

     

     

  •  

     

    Photobucket

     

    僕が初めて沖縄にいった時
    何となく物悲しく思えたのは
    それがまるで日本の縮図であるかのように
    アメリカに囲まれていたからです

    とはいえ94年、夏の沖縄は
    Tシャツが体にへばりつくような暑さで
    憂鬱なことは全部 夜の海に脱ぎ捨てて
    適当に二、三発の恋もしました

    ミンミン ミンミンと蝉が鳴いていたのは
    歓喜の歌かそれとも嘆きの
    ブルースカ
    もはや知るすべはないがあの蝉の声に似たような
    泣き笑いの歌を奏で僕らは進む

    いろんな街を歩き いろんな人に出会い
    口にした「さようなら」は数しれず
    そして今想うことは 大胆にも想うことは
    あぁ もっともっと 誰かを愛したい

    酒の味を覚え始めてからは
    いろんなモノを飲み歩きもしました
    そして世界一のお酒を見つけました
    それは必死で働いた後の酒です

    戦後の日本を支えた物の正体が
    何となく透けて見えるこの頃は
    平和とは自由とは何か?
    国家とは家族とは何か?
    柄にもなく考えたりもしています

    生まれた場所を離れ 夢からも遠くそれて
    あぁ僕はどこへ辿り着くのだろう
    今日も電車に揺られ 車窓に映る顔は
    そうほんのちょっとくたびれているけれど

    神は我等を救い賜うのでしょうか
    それとも科学がそれに代わるのでしょうか
    永遠でありたいと思うのは野暮でしょうか
    全能でありたいと願うのはエゴでしょうか

    時の流れは速く もう三十なのだけれど
    あぁ僕に何が残せると言うのだろう
    変わっていったモノと 今だ変わらぬモノが
    あぁ 良くも悪くもいっぱいあるけれど

    そして99年夏の沖縄で
    取りあえず僕らの旅もまた終わり
    愛する人たちと 愛してくれた人たちと
    世界一の酒を飲み交わしたのです

    最後の曲が終わり 音がなり止んだ時
    あぁ僕はそこで何を思ったのだろう
    選んだ路とはいえ 時に険しくもあり
    些細なことで僕らは泣き笑う

    いろんな街を歩き いろんな人に出会う
    これからだってそれはそうなんだけど
    そして今想うことは たった一つ想うことは
    あぁ いつかまたこの街で歌いたい
    あぁ きっとまたあの街でも歌いたい
    あぁ そして君にこの歌を聞かせたい

     

    ——「1999年、夏、沖縄」Mr. Children 桜井和寿

     

     

    以上,新添加的背景音樂。

    中學時,有一陣子我一直聽Mr. Children,那個時候用AIWA的walkman。

     

     

    沖繩,一個充滿了盛夏氣質的島嶼。

    海水、星砂、青空、吹亂頭髮的海風……

    格子襯衫、牛仔褲、白跑鞋、隨風亂舞的短髮……

    花和海的島嶼,這裡有久違了的夢想。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  

    我回來了。

    最近三個月,遠行每月一次,過程愉快。

    看到Blog有人在第一篇日誌留言,我才把那一篇回頭看了一遍。 

    兩年前的那次生日,我站在巴黎鐵塔上呢。

    今次,在上海,被人拖在必勝客,連一張匹薩都沒有點,只吃小食。沒有任何準備,但是很開心,收到祝福良多,謝謝大家。很匆忙,因為三天後我拖著箱子去了瑞士。


    再翻開影集,那年的自己和現在沒有太大變化。 生活一如既往,平淡之外加一點小刺激和小冒險。 

    天平座總是希冀維持一種平衡,但是也不能忍受一陳不變,所以不喜歡長時間呆在辦公室,會願意主動或者被動地選擇不斷地往外跑。 

    對我而言——

    年輕時,走的越遠越好。 

    在最好的年齡,去最好的地方。 

     

    三個月去了日本、澳大利亞、新西蘭和瑞士。 

    接下來可能也停不下來,至少最近都很難有大片、完整的時間來對之前的旅行做一個梳理。但是有心情了我還是會陸陸續續的做。 

    先放幾張照片,權當是做預告吧。 :p 

     

    我從雪山走來——歐洲之巔——少女峰。

    Photobucket

     

      雨天日內瓦。

    Photobucket

     

      情人港——澳洲天天天藍。

    Photobucket

     

      心齋橋走九遍。

    Photobucket

     

     

  •  

     

    Photobucket

     

    MSN上Queenie和我說,我在京都給她求的禦守太神了,帶著沒幾天,面試通知紛至沓來,其中還有她奢望的大集團,那家她拒絕的公司電話她,願意加薪請她去。想到我準備出發去京都的那個下午,投了兩個多月履歷表都石沈大海的她可憐兮兮地打電話給我,說偶像劇裏都演禦守很靈驗,讓我去日本給她求一個。隨後電話被張貓貓搶去,說一定也要給她求一個天賜良緣的禦守。那麽,照Queenie的情況類推,張貓貓的良緣應該也不遠了吧。

    ………………………………………………………………………………………………

     在京都,差不多沒走幾步就可以看到神社、寺院。但是神道和佛教明明是兩種宗教,在日本卻好像被揉成一團。神道是日本固有的,佛教是之後傳入的,但也是 “佛神習和”。一開始,神主佛從,久而久之主從逆轉,竟然出現而來佛寺境內設置神社者。清水寺便是如此了,當時進入清水寺後看到“地主神社”一頭霧水,現在想來,神道思想是非常柔和的,寺院神社相安無事。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去神社參拜都有其一套法則。比如神社都有一個“手水舍”,顧名思義就是洗手的地方。在進入拜殿參拜之前都必須在這個“手水舍”凈手凈口,當然這個也是有一套程序規矩的。首先,要用右手取長柄勺子舀水洗左手,再用左手舀水洗右手。之後用右手舀水放在左手掌,用左手掌的水漱口。最後要把長柄勺子豎起,讓水流下清潔長柄,再將勺子歸位。總之,不能用勺子直接漱口。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在神社裏面一直能看到“繪馬”二字。雖然隱約也能猜到“繪馬”就是那些寫著各種願望的許願牌,但是為什麽叫做“繪馬”呢?原來,在日本古代,是用活的馬匹祭祀給神,但是老百姓買不起馬,就用土制和木質的假馬代替,久而久之就演變成現在的“繪馬”。知道這麽個故事,就不難理解,這些許願牌為什麽叫“繪馬”了。就是把願望寫繪在“馬”的身上嘛!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除了“繪馬”,另外總是看到密密麻麻打結的紙,那是另一種祈願的神簽,叫做“禦神簽”。“禦神簽”不像“繪馬”是掛的,都是打結在樹枝上或者固定的場所。有說,過去男女戀愛結親才將神簽打結在神社的樹枝上,表示“結緣”;也有說,求來的神簽結果不理想,才打結在神社的樹枝或固定場所上,希望能夠轉運。不管如何,這些東西對於我這個中國人來說都是比較新鮮的。

     

    Photobucket

     

    ………………………………………………………………………………………………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三島由紀夫借溝口的父親說:人世間沒有比金閣寺更美的東西了。

    站在金閣寺前,那是一種令人屏息的美。一汪碧波,金箔相應,陽光灑落,無論是金閣還是鏡湖池,都閃耀著迷人的光澤。層層楓樹葉又將這耀眼的美蒙上一層亦真亦幻的紗。

    金閣就像京都,典雅而含蓄,但她的美是不可置疑的——耀眼。

  •  

    Photobucket

     

    在京都,長谷川和我講,日本人相信神鬼靈異,樹木砍於建造寺廟神社都須安放三五年,讓樹靈安靜地離開,才用於建造。而因為靈魂的關系,長在北面的樹木必須用在寺廟神社的北面,如果用到南面,木材不久便會裂開。反之亦然。

    我馬上想到《陰陽師~飛天卷》中有一則故事。

    平安時代,在護國寺做佛像雕刻師的僧人玄德要動手雕刻守護須彌山的四大天王佛像。雕刻所使用的是一棵被砍伐後切成四段的千年古絲柏。完成三尊佛像後,玄德開始著手雕刻西方廣目天王。四位天王腳下原本分別踏著一個邪鬼。但是廣目天王腳下所踏的邪鬼就在沒幾天整座雕像就要完成的一個夜晚,突然不見了。幾天後玄德終於按捺不住找到了陰陽師安倍晴明。

    而與此同時,源博雅也因為當時深受天皇寵信的學林士人——菅原文時大人在千年古樹林的大樹墩遇到鬼童子並被樹壓一事來拜見晴明。

    不出所料,兩件怪事皆因被砍的千年古絲柏所起。古樹有靈,被砍後所雕成的邪鬼被踩在天王腳下,怨念叢生,便現身報復於人。

    結尾是很精妙的一筆,安倍晴明在制伏邪鬼後走近那千年樹墩.摸了摸邊緣的木紋,一段咒語後,晴明手放過的樹墩邊緣處,一個小得眼睛幾乎看不出的綠色嫩芽,揚起頭來……

    代替怨念的是——新生的希望。

     

    安倍晴明,有一陣很紅,野村萬齋把他活現於大銀幕。不過日本歷史上確有其人。他是活躍於平安時代的著名陰陽師。

    平安時代,一個瞬息京華、平安如夢的年代。這個時代取名於它的都城——平安京。無論當年桓武天王決定遷都到這個“平安樂土”是因為多麽復雜的政治原因,但我相信他一定懷著祥和的心,希冀百年平和安定。這個時代盛世繁華400年,但它的都城卻一直留到今天。

    今天,她叫——京都。

     

    之前從大阪而來,箱子裏裝了川端康成的《古都》和林文月的《京都一年》,都不能算作京都旅行指南,但是我知道它們可以幫我找到感覺,一種京都氣質。

    然而,走在靜謐的小路,成排昏暗陳舊的小房子,但路面幹凈,低垂的門簾以及未紅還綠的楓樹葉,我仿佛已經看到踏歌而行的歌人和垂簾外露著貴族女官袖口和下擺的牛車。我知道,感覺不用找,我已經進入角色。

    雖然京都那樣竭盡所能地保有日本傳統的美,但我也知道,千年來,大火、戰爭、遷都、改造……京都不再是平安京,她只是京都。但這個千年古都卻時時刻刻在隱約反射當年的盛世煙雲。

    有一種說法是二戰美軍轟炸日本,幾乎大部分的城市都滿目瘡痍。當時梁思成向美軍提出了把文物之都奈良、京都排除在轟炸目標之外的建議,因為這是全世界的遺產,因此美軍對文化古都網開一面。後來也聽說有日本人稱梁先生為“古都恩人”。

    另有一種說法是在奈良的法隆寺有ウォーナー 供養塔(華納供養塔),是為了向美國人華納博士感恩。二戰時期,他為能保住京都和奈良以及歷史文物不受美軍轟炸作出了巨大的努力,最終推動了美國當局選擇放棄轟炸京都和奈良。

    還有一種說法是當年美軍陸軍部長亨利·史汀生指出京都是歷史古城,即使戰爭也因受到保護,因此美軍放棄轟炸京都。

    不管哪一種說法才對已經不重要了,畢竟京都幸免於難,因為先人和歷史的遺留與饋贈,再強大的民族仇恨和政治敵對都不能將她摧毀。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  

    這近半個月的,我錯過了奧運會精彩又令人費解的下半段。上海的朋友短信我說,劉翔退賽了。我回了一個,原諒他,上海人做派。但我心裏還是想,劉翔這一生還是個傳奇,至於結局,沒人知道,管他呢,至少這個名字流芳百世。

    閉幕式那晚,在悉尼朋友的家裏,煙霧繚繞,燒了兩桌菜,還是上海口味的扇貝、炸豬排、黑木耳魚片……,最後端出一個巧克力蛋糕,慶祝中國的51枚金牌。

    晚上回去的時候,悉尼還堵車,放眼望去看不到頭。誰說澳大利亞人少?我覺得這個城市也亂哄哄的呢。突然就懷念起之前幾天去的羅托魯瓦。有 “人間仙境”的感覺,“人間仙境”的首要條件是——人少。

    這個季節去新西蘭,冷。衣服帶少了,有多少都穿上,疊穿效果,不錯。

    回國第二天上班,第三天發燒,考慮到一周後又得出差,決定請假。

    稍微整理了一下照片,發現腦子裏一片空白,一個字也寫不出,遲鈍,病傻了吧。

    先看照片,回頭我恢復記憶了再寫吧。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